222:死星死城(一更)

更新时间:2019-08-17

  原本甩掉了身后的“尾巴”,苏瞳已经没有那么急着赶路,可是进入云谷深处之后才发现,此地与记忆中的玄谷有些不同,再加上游荡在星空中偶然可见的巫兽修为很弱,所以苏瞳才更急迫地想搞清楚两者到底有什么关联。

  疾行半月,以苏瞳三品金仙的御空速度,足以掠过无数星系,可是云谷幅员远比揽天圣宗先祖们手札里形容得更加辽阔,就算全力以付,苏瞳依旧感觉前路遥无尽头。揽天圣宗历代强者勘探出的谷深,还不足真实云谷的千分之一。

  虽然很期待再见到音王与老荒巫他们,但她这些日子已经极努力地在云谷中寻找修士气息,却还是未见过任何一位听訞族人留下的痕迹,那便证明,这片星海,没有修真者。

  不过就在得出这个结论的同时,眼前又有一枚灰蒙蒙的星辰引起了苏瞳的注意,因为这地表被沙尘暴完全包裹的死星,于滚滚黄浪之下,隐约透露出一枚枚似塔的柱物。

  感觉那不是自然形成的东西,苏瞳迅速向死星内下潜,张开结界隔绝尘沙,而待她透过浓浓的沙雾踏入坚实大地的那一刻,她简直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呆了

  根本没有地域的限制,从南到北,从目力所极的尽头到苏瞳足下,遍布着大小非自然之奇景,因之前有沙暴遮掩,她的神识并没有意识到隐藏在沙下的竟是如此壮丽的景色

  头顶三枚炎阳,透过层层沙暴,颜色已经变得极为暗沉,可是暗沉之中,依旧可见散射而出的妖紫与霓虹将最远处的楼宇渲染得犹如琉璃一样。

  苏瞳微微一动,身下的建筑物便迅速垮塌,似乎早已经历千万年的风蚀,脆弱不堪一击。

  苏瞳的神识更肆无忌惮地在整个星辰上横扫,只见人工建筑遍布整个星球,说明此星曾经有着极高的文明,但此刻了无生气。

  楼宇形状古怪,不像人族仙族等真仙曾经大族的风格,高楼危房,栉比鳞次,然道路大多被风化后坍塌的岩石覆盖,最让苏瞳在意的,还是那些直插云霄的高塔

  其它建筑皆严重风蚀,只剩下石与土的空架,砥天石柱虽然可以直立于沙暴之中,但上雕刻的花纹也大多模糊不清,看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苏瞳原以为这些高柱也可以任人出入的塔,但走近才知,高柱实心,除了雕刻花纹,没有别的用处。

  沿石柱而上,在接近沙暴最高处的位置,石柱突然变粗,伸出一二丈见方的平台。

  每一柱台上都供奉着石像,寻找几处,通通残缺不全,唯独一尊,勉强能看出是什么巫兽四爪着地的模样。

  “也许这是此星曾住者们的一种精神象征。不过以兽为象征,再加上我之前见过的那些掏心而食的小巫兽,说不定此地的原著民们,类似兽族。”

  发现这里再也没有什么值得自己研究的东西,苏瞳御空而起,继续四处寻找生命遗迹。

  专注地将自己的神识投影死星地表,这下可被苏瞳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在高塔之星附近的数枚死星之上,她都发现了文明曾高度繁荣的景象。

  以她之前的经验,若修真星如此密集地出现,这云谷曾经定然藏着一股极为强横的修真力量

  又寻五日,苏瞳小脸风尘仆仆,竭力疾行到云谷的更深处,除了依旧没有修士出没的迹象之外,能被她感知的修真死星,变得越来越多,它们风格迥异,大小不一,唯一的共通点都是人去楼空,或者曾经那些坍塌的楼宇中也有修士居住,可是年代实在是太久远,以至于修士的骸骨都通通化成了土

  “真是便宜你了,就这么让你死在云谷里,www.55059.com,省下了抽筋剜骨之痛哼”一卷大袖,再也坐不住的郁仇终于决定启程回宗。

  郁仇祖母只道苏瞳是逃避自己的追杀选择了自我了断,哪知她此刻完全不受仙力消失的影响,到处乱窜

  她捏着自己的下巴,没有发现自己已然步入一片完全由巫王水晶凝结成的空间,因为这里的巫力实在是太浓郁了,而且还没有修士吐纳消耗,所以巫力结晶经长年积累,在尘埃上不断附着,一层盖着一层,最终结出了星辰般大小的纯能之星

  若是灵鸿老祖与天虚子看到此情此景,非要直接把自己的眼珠子从眼眶里剜出来不可,揽天圣宗历史上在云谷禁地里寻找到的最大“魔石”也不过一拳大小,现在还放在圣堂中央当成神物来跪拜,若让他们知道,在云谷深处的“魔石”体积堪比星辰,就算拼了老命,他们也一定会来一看。

  直到巫王水晶之星上反照出苏瞳的侧影,苏瞳这才回过神来,同时发现自己眼前这可观的巫王水晶星辰。

  看着水晶内自己的影子在瞪着自己,苏瞳都有一种陷入了幻觉的感觉,傻傻地笑着,双颊一片酡红。

  这到底是什么个鬼地方啊就算玄谷,巫王水晶也是稀有之物好么这里倒好,放眼望去,不但一枚星辰完全由巫王水晶凝结,四周诸星上巫王水晶的储量也极为骇人,就算再怎么想搞清楚云谷的秘密,苏瞳也不得不被这巨大的财富打败。

  修驭灵者,晋阶最难的便是仙力来源,虽然意境已足,但由三品金仙晋升四品金仙所需的仙力实在可怕,所以苏瞳拖了这么久,还是真仙界一个小小三品。

  但她丹海能量不受元力的类别限制,仙力可以,巫力也可以特别是她已从灵鸿老祖和天虚子手中得到了以巫力改造体质的法子,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捏紧了自己的拳头,苏瞳直接在星辰般巨大的巫王水晶星上打出了一个深洞,便哼着浪荡的小曲,带着大黄一头钻了进去。

  苏瞳的想法很好,可她没有注意过,此星光滑的背面,部满了大大小小的坑洼,若细细查看,便会分辨出锐利的齿痕。

  它身后拖着一条白色的尾,粗如水桶,灵动如蛇,上下摇动的同时发出吧嗒声响,震得星火飘摇,虚空隐隐震荡。

  虽然长尾洁白无毛,但它身体却漆黑发亮,厚厚的铠甲比任何仙宝都要坚硬得多,但凡能在它铠上留下伤痕的对手,都绝对是这片荒芜星海一等一的高手。

  它知道它的族胞们都有固定的进食区域,那里的食物鲜美又丰盛,但他是一个不喜欢扎堆儿的独行侠,最讨厌那些又蠢又呆的家伙们在自己屁股后面拱来拱去。

  所以他很久之前便自己偷偷地建立了一个私仓,将大量食物通通堆砌于一处,只待自己化形期要来临之际,一个人偷偷前来享用。

  一想到那些美味的食物,黑甲兽便情不自禁流起了口水,蛇一样的尾鞭吧嗒吧嗒敲得更响。

  好不容易飞到了自己储藏食物的地点,黑甲兽兴奋地抬起头来,却立即石化于风中

  他犹记得,此地遍地都是食物,那些又黑又亮,吃起来嘎嘣脆的纯能结晶一直静静地躺在这里,等待着他的宠幸